一天的比赛终于结束了,白璃玉极力地邀请蓝焕焕去自己洞府,说是要好好招待结拜妹妹,尽管有些无语,她也只好同意了。
  仍旧是白璃玉御剑带着蓝焕焕,二人快要到洞府时,在峰顶附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瘦长身影,蓝焕焕一眼就认出了就是那嘴贱的莫悟鸢。
  “咦,好像是莫师弟吧?”白璃玉对他的性格很是喜欢,忙将飞剑降了下来。
  “莫师弟!”白璃玉主动打了个招呼。
  莫悟鸢丹凤眼眸子一转,“白师姐,蓝师妹。”
  ……
  蓝焕焕有些无语,虽然修仙界主要是以修为论高低,但自己作为亲传弟子,到哪儿都会被内门弟子尊一声蓝师姐,怎么独独就这嘴贱的小子上来就叫自己师妹呢?何况这小子才十五岁,也比自己小啊。
  “莫师弟,你为何叫她师妹呢?”白璃玉直觉此人有趣得紧,什么话都张嘴就来,长这么大没被人打死,应该是修为足够好吧。
  莫悟鸢一笑,“如果蓝师妹能打得过我,我自然称她为蓝师姐咯。”说完,还挑了挑眉,一副欠揍的模样。
  蓝焕焕哪里是什么软弱的人,抬手就在他头上弹了下,直截了当道,“叫蓝师姐!我比你大,还是亲传弟子,你就得叫师姐,不然我让师父将你逐出师门!”
  对,关系户就是如此彪悍而不需要隐忍。蓝焕焕感觉这几日胸中的郁闷,都随着这一弹而烟消云散,连面容都舒展开不少。
  白璃玉自然是不信刚才莫悟鸢躲不开蓝焕焕那一弹,他修为高出蓝焕焕一个大境界,风系功夫又如此了得,感情这家伙是故意让蓝焕焕打啊。
  “行行行,爷爷不跟你计较,你有门路你厉害!”莫悟鸢天生一副笑脸,虽然唇角上扬,眉头却皱着,转身准备离去。
  “莫师弟,我洞府就在附近,不如顺便进去饮一杯茶啊?”白璃玉觉得这师弟好玩极了,看他对着蓝焕焕吃瘪的模样,就更好玩的,莫不是这俩人之前认识?
  莫悟鸢不动声色地瞟了眼蓝焕焕,正色道,“既然白师姐相邀,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蓝焕焕白眼马上就要翻出来了,白璃玉胳膊一勾,将蓝焕焕拉上了飞剑,本来以为莫悟鸢会自己唤出本命飞剑的,谁知他却十分自然地往白璃玉的暮曙剑上一跳,催促道,“走吧,白师姐!”
  白璃玉顿时也有些无语,甚至有些后悔邀请这家伙了,有这么自来熟的人么?一般修士只有十分相熟之人才会同乘一剑,没见过这么主动往别人剑上跳的啊,尤其对方还是位女修。
  “蓝师妹,你莫翻白眼了,再翻眼珠子就掉出来了。”莫悟鸢双手抱胸,淡然地立在剑上。
  奇怪了,蓝焕焕是背对着他的,他怎么知道自己翻了白眼?
  “蓝师妹,你现在待我好一些,回头到了灵兽山脉,我自可以保你不死。”莫悟鸢又大放厥词道。
  蓝焕焕有些抓狂,手上揪住白璃玉衣角的力度不由得加大,那莫悟鸢在后面分明看得仔细,忍不住吃吃地笑出了声。
  白璃玉怕莫悟鸢再这么言语挑衅下去,蓝焕焕就要炸了,忙岔开话题,“不知莫师弟以前师从何处啊,听说才来天元宗没多久。”
  莫悟鸢笑罢,这才应道,“哪有什么鬼师父,都是自己瞎练的!”
  白璃玉忍不住也翻了个白眼,自己瞎练能练出个玄级的功法?骗鬼呢!满嘴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