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依依被血色手掌打的倒飞而出,关键时刻,丰天寿的攻击终于凝聚完成,弓弦如满月,一发从未有过的巨大灵力箭矢凝聚其上,丰天寿大喝一声,箭矢旋转着飞出,与手掌碰撞,强大的冲击波自交汇处席卷开去,在近处的大牛破空全部被掀飞出去,手掌与箭矢双双泯灭,众人竭力总算是抵挡下了这一道攻击。
    然而还没等众人松一口气,又是一道血色手掌自天上向下拍过来,众人体内灵力自己耗尽,面对天上打下来的攻击,想要抵挡有心无力,只能眼瞅着攻击落下,就在攻击马上就到达众人面前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抬起一指便将这道血色手掌击溃。
    “高校长?”众人惊呼出声,看着这关键时刻从天而降的人,只觉得惊喜的不能再惊喜了。
    高副校长回头对他们点点头:“好了,你们安全了,先去休息,接下来交给我吧!”送完只见高副校长双手一抬,面前空间顿时被扭曲,如同空间破碎一般,原本追在思琪她们身后的这兵顿时被他一击打的全部陨灭。就在攻击发出的下一刻,一道苍老的身影从天而降,抬手便是一道攻击,斩向了高副校长身后的人群。
    高副校长无奈只能放弃这一次攻击的后续,转身举起护盾抵挡住这一道攻击,老者看着高副校长,眼神阴翳,随后又是连续几道攻击打出,却都被高副校长轻松的接下。
    李默再次起身,硬生生将一口涌上来的鲜血咽了下去,抬眼看着对方,对方也并不好受,身上被李默也打出了数道致命伤,李默甩手将手中的断刀扔掉,就在他准备取出另一柄长刀战斗的时候,一道意念传到他的脑海之中,里面惊喜的取出了赤霄,自从雷劫之后已经过了这么久,赤霄一直在沉睡,没有苏醒的迹象,用高副校长的话说就是在消化雷劫的好处。
    现在赤霄终于重新醒了过来,李默右手握住赤霄,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随手捏碎几百块灵石,补充一下灵力的消耗,有了赤霄在手,李默相信接下来的战斗,他说的算了。二人从原地消失,在出现已经处在半空当中,李默手中的赤霄与对方大刀进行了碰撞,冲击波四散而去,李默却没有后退,赤霄之上,阵阵雷光闪烁,同时又有幽蓝色火焰升起,雷霆与火焰结合,形成了一招新的攻击。
    赤霄不断的斩击在对方的大刀之上,刀上附带的雷霆之力与火焰透过大刀传递到了对方身上,李默的攻击力比之前再翻一倍。然后这还不够,这还不足以直接击杀对方,就连击败对方都还不能做到,当最后一刀斩出之后,李默体内功法一变,一道极其细微的能量被李默调动起来,顺着功法的路线游走,然后涌入了赤霄之中,李默大喝一声,直接近身,将这一道用元力作为能量的攻击打了出来。
    赤霄的身上有莹莹的光芒亮起,很微弱,但当赤霄与对方的武器碰撞的时候,对方的大刀被赤霄瞬间斩断,然后下一刻这道攻击直接斩在了对方的身上。
    李默半跪在地上,铠甲已经收回,在他的对面,他的对手身上有一道从左肩到右腹部的裂口,男人没能再说出一句话,便直接到碎成两半倒在了地上。李默意识模糊,再也坚持不住,就要向前倒下去的时候,一道身影出现,拖起地上的李默还有赤霄,踏空离开。
    五名学长各自拄着武器,站立着,他们的身上此时早已经伤痕密布,使得原本就重伤还未愈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体内灵力已经几乎消耗殆尽,很难再做出有效的攻击了,而他们周围已经慢慢的围上来一群擎北学院的人,面对如此绝境,五人却没有丝毫的惧怕与后悔,在他们的对面那名拦路的渡劫境,早已经倒在地上,身首异处。就在擎北学院的攻击到来的时候,一道身影站在了他们的面前,尽管他的身上已经满是血污,却努力的撑起了一层护盾,将五人保护在其中。“温学长?”来人正是温如初,经过一番苦战,温如初将五名渡劫境全部斩于扇下,本想救援李默,却发现李默被一个陌生人带走,想要追赶的时候,对方已经没有了踪迹,温如玉只好作罢。
    温如玉撑起灵力护盾抵挡住一波攻击,然后闪身便进入了人群当中,手中折扇不断的轻舞,一道又一道攻击被他打出,面对这些虚神境的学生,温如玉没有丝毫留手,直接清空了一片区域。回身对五人说道:“还能走吗?”
    五名学长站起身互相搀扶着,对着温如玉点点头,温如玉笑着说道:“让学长来给你们开一条路!”
    翌日,韩副校长看着远处的擎北学院,下达了一条必杀令:“凡我迦南学院之人,对擎北学院杀无赦。”
    这场战斗,迦南学院死亡数百人,重伤千余人,失踪一人,这是迦南学院近百年来伤亡最大的一次。而且迦南学院已经确切的掌握了擎北学院与血魂教勾结的事情,那是耗费了六名老师的生命,在清北学院的地底下发现了巨大的炼血大阵,大阵之中无数的生魂在嘶吼咆哮,足以可见擎北学院这些年一直在残害无辜的生命。
    然而当这件事情爆出来之后,依旧有许多与擎北学院交好的势力出来为擎北学院洗白,毕竟这些事情都是迦南学院一家之言,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这是迦南学院对擎北学院的一个打压。迦南学院确实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毕竟那座炼血大阵并没有被引发,但是迦南学院本就没指望得到众人帮助,只是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之后,让这些势力投鼠忌器,不能去帮助擎北学院就好了,这件事情迦南学院有自己的解决方式。
    校长室,高副校长轻声咳嗽几声,压下了涌动的气血,看着面前的几人问道:“还是没有找到吗?”
    几人摇摇头,现在擎北学院如同一个乌龟,龟缩在学院中,外围有很多人把守,想要偷偷潜入进去调查,根本做不到。高副校长点点头,几人下去之后,高副校长看向一旁的温如玉:“那晚上带走李默的到底是什么人?”
    温如玉摇摇头说道:“看不清,那人的实力绝对在我之上,当我发现对方的时候,对方已经带着李默离开了战场。不过他们离开的方向并不是向着学院内部的,而是向着外围,我觉得他应该不是擎北学院的人。”
    这一次突围,最终15名学生中,十三人重伤,现在在老苗那里接受治疗,思琪透支过度,也需要一段时间疗养才能恢复过来。但是李默却消失不见了,那晚被人带走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对于带走李默的神秘人,即便是在现场的高副校长也没有发现,更不要说知道对方的身份了,发动了许多人在战场周围寻找,却依旧是毫无所获。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祈祷,希望这个人与李默没有什么仇怨,不然的话李默或许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对于兽族的事情,还有一件事,那些跟随鲲鹏离开的学员,在回去的路上又遇到了一次血魂教的伏击,虽然事先做过准备,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可能,但是最终结果却依旧是不如人意,四名兽族战士,尸体还被对方拖走了,其余几人皆是重伤,现在在一处势力当中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