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力幻化的小兔子呆萌可爱,在岩浆湖边,跳来跳去、东张西望,不时的摇晃着两只长耳朵。
    灵力兔子在岩浆湖边徘徊了很久,都不见灵火有任何反应,方平不禁心中开始疑惑,难道这灵火受到了惊吓再不出来了?
    又过了将近一刻钟,方平已经是满头大汗,灵力的消耗很大,这时终于岩浆湖面有了一点动静。
    先是一双兔子耳朵缓缓探出湖面,接着就飞快地缩了回去,然后再次探出来。如此反复了数次,灵火终于忍不住跳上了岸边。
    于是有趣的画面再次展开,一只是由灵力幻化的青色兔子,一只是灵火操控的火红色兔子在追逐嬉戏。
    方平咬紧牙关,努力地控制着灵力兔子在湖边跳跃奔跑,一会猛跑,一会急停,灵火兔子也跟着玩的不亦乐乎。
    见时机快要成熟了,方平控制着灵力兔子偶尔跑进洞口,然后再跑出去,经过几番这样的动作,灵火渐渐放下了戒备也会开心地跟着跑进洞里。
    方平努力地控制着灵力兔子跟灵火兔子保持距离,防止再次功亏一篑。这一次方平又控制灵力兔子跑进了山洞,并且在转弯处停了下来。
    当灵火兔子也跟着跑进来的时候,灵力兔子没有再跑出山洞,而是一个急跳跑入了拐弯处的困阵中,灵火兔子没有犹豫,直接跟着跳进了困阵。
    “来了”!
    方平瞬间启动法阵,灵光闪耀之间,灵火顿时恢复了本来面目:一团明亮的粉红色火焰。火焰在法阵中上下左右四处乱撞,极致的高温烧的法阵护罩滋滋作响。
    灵火折腾了一阵见毫无作用,于是再次幻化成猛虎、巨蟒冲撞法阵,随后又变成老鹰、野猪等动物,但是依然无法撼动法阵。
    终于灵火折腾累了,不再变幻样貌,方平在外面极力地维持着法阵的运转,又要控制灵力抵御高温,坚持的也是非常辛苦。
    灵火休息了一会,扑棱棱变成一只小小鸟,在法阵边缘寻觅,想要找到出口逃出去,但是结果依然让它失望。
    方平不断施加灵力,想要压缩灵火的活动空间,但是灵火岂能轻易屈服,不断地释放极致的温度将灵力焚烧成虚无。
    就这样一人一火僵持在这里,方平不断地取出中品灵石补充灵力,甚至后来不得不咬牙取出上品灵石去维持对灵火的压制。
    方平可以有源源不断的灵力支持,但是灵火就不行了,法阵隔绝了它对天地间灵力的汲取,只能靠着自身的力量硬扛。
    一人一火足足僵持了两个时辰,虽然方平有灵石支撑,此刻也是大汗淋漓,脸色苍白,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
    又过了约一炷香的时间,灵火散发的热量逐渐衰弱了下去,终于不再挣扎,任由方平的灵力将其包裹住。
    “就是现在”!浑老的声音在方平的耳边响起。
    方平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从体内逼出了一滴精血,飞快地打入法阵,融入到灵火之中。
    灵火的火焰此刻软绵绵地耷拉着,像一个委屈巴巴的小孩子,精血打入的一瞬间,灵火猛地一个激灵,再次剧烈挣扎、拼命乱窜。
    方平当即喷出了一口鲜血,终于坚持不住的跌坐在地上。强烈的信念让方平忍住想要睡过去的念头,收取灵火到了最后关头。
    再次取出一枚上品灵石,方平全力补充着灵力,同时脑海中默诵冶兵诀,本来上次神魂受伤还没有完全康复,这次收取灵火消耗的魂力又是非常巨大。
    又僵持了一刻钟,灵火终于彻底地放弃了抵抗,方平心神一动间,灵火迅速有了反应。撤去法阵,灵火立刻乖乖地飞到方平面前。
    方平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将地心阳火收服了”~
    方平凝视着面前的灵火,这么近的距离已经没有了灼烧之感,此刻灵火也恢复了许多,颜色粉红清澈,在方平面前轻轻跃动着。
    随后方平控制着灵火变换各种形状,皆如指臂使,随便将灵火打在石壁上,山洞的石壁立刻就被灼烧出一个大洞。
    方平心中喜不自胜,收服了灵火,自己又多了一张强力的底牌,对战之时如果突然放出灵火,恐怕就算是元婴期也得手忙脚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