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星定眼儿一看这不是自己老舅吗?可好像又不是,怎么说呢,是实体,手也是热的,对自己应该也没有敌意,但就是不像!
    因为陈星记忆中的他老舅从没有这么轻声细语的说过话,眼睛也是笑眯眯的眯成了一道缝,甚至还用另一只手亲昵的摸了摸他的头。
    陈星感觉的到对方并没有恶意,再说就算有什么问题,这肉身肯定是袁璟意的没错,这就必须得跟上去了,陈星就这么被对方抓着手轻轻一拉眼前又是一花,两人重新从监控室的门踏了进去。
    “你就是小星啊,一晃儿已经这么大了,呵呵呵呵。”
    这一串笑声给陈星笑的脊背发毛,不是害怕,就是感觉奇怪,他甚至想给自己老舅现在的样子拍下来,不过这个时候陈星大概也猜出了个一二,这是仙家来了。
    “敢问您是哪位老仙家啊,又因何事捆了您弟子的窍呢?”
    “我呀,胡天青呗,兄弟们搁家都忙呐,就我跟着过来了寻思没什么事呢,结果还真没白来。捆窍的事也是没办法,我还不愿意捆呢,怪累的,关键这小子他平常不愿意修炼,进了鬼域也看不清......”
    陈星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什么鬼域?”
    “他自己说的,鬼域嘛,系统能力。”胡天青还是一副温柔和暖的样子慢慢的说着,陈星也听明白了个大概。
    “老仙家,您帮帮忙,能让我看见他和他直接对话吗?”
    “办法倒是有,牛眼泪混合清明早晨的露水,在自己家里离自己最近的阴凉地放置......”
    “停停停,现在上哪找您说的东西去啊,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办法倒是有,就是得让这小子遭点罪,正好我们还没审他呢......”
    别看胡天青说话温温柔柔的办事可是真利索,话刚说了一半袁璟意一翻白眼身体就软了下去,陈星赶紧接住了袁璟意的肉身,直到现在陈星才有时间观察一下四周。
    监控室还是那个监控室,不过此时的监控屏上都显示着没有信号输入的字样,房间好像被放大了,每样东西都离的很远,而且走过去眼看着是一步其实三步都走不到,有种看得见摸不着的感觉。
    陈星将袁璟意架到了椅子上,不多时就有一阵微风刮过,椅子上的袁璟意嗓子眼里发出了咕咕咯咯的声音,好一会才醒了过来,陈星赶紧上前一摸,感觉袁璟意的手明显凉了几分,随即自己的耳朵和脸颊就是一热。
    “没事的,我在,问吧,他来了。”胡天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陈星心里就是一定,暗道这是个靠谱的长辈。
    “你是谁?”陈星站在“袁璟意”的面前冷声问道。
    “我叫胡天,您叫我天儿就行,请别伤害我。”
    陈星听着对方用京腔说着这么正式的话突然感觉有点好笑,还请别伤害我,你是什么好宝贝吗?
    “少废话,这个什么鬼域是你弄的?”陈星一边训话一边发动了系统能力。
    【检测到系统能力[鬼魂儿],是否使用】
    陈星有些无语,这特么是个什么破能力,就是可以主动魂魄离体并且开启一个不算大的鬼域,可以往里面拉人。
    虽然说是领域,但是还挺鸡肋的,首先目标不能太多灵觉也不能太强,其次就是如果有其他非目标的灵体闯进来的话是可以跟他共享领域的强化的,就这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肉身从他离体那一刻就算是假死过去了,多一会回不来就是真死。
    “是我,但是我一次都没害过人,我连女厕所都没去过......”
    “你放屁!”
    “别打我别,别......我真没去过女厕所......”
    陈星猛的一拍桌子喝到:“谁特么问你女厕所的事了?没害人为什么有人说这里闹鬼,你没害人刚才外面来找我麻烦的那个又是什么!快说。”
    估计这个胡天刚才是被袁璟意他们收拾过了,现在老实极了,没等陈星再多说一个字就竹筒倒豆子,说了个清清楚楚。
    原来这人就是个倒霉蛋。
    这胡天儿从小就是个典型的京城顽主,跟着一帮坏小子玩到大的,后来家道中落也没让他悔改,直到父母相继去世留下一个半瘫痪的奶奶,这才收了性子好好生活。
    直到有一天那几个坏小子朋友找他去玩,其实是去偷东西,他莫名其妙就成了放风的,回去之后还被威胁,说如果哪天事发他必须出来顶雷,要不然就天天来祸祸他和他奶奶。
    那结果还能有好吗?第二天直接就被抓了,本想着盗窃没多大的罪过,结果法网恢恢之下他这个雷没顶住,那几个坏小子也被抓了,让他在拘留所里受了不少折磨。
    恰巧的是他出来没多久全民系统觉醒了,他觉得自己反正也没什么牵挂了不如先把仇报了,也就是这个决定害了他。
    他先辞去工作,又拿出积蓄加上借了点网贷算是把奶奶在敬老院的日子安排好了,结果刚使用能力一出门就赶上了下雨,一个大雷劈了下来差点把他震散了。
    幸运的是此时一只躲雨的流浪狗从他身边经过,被他附了身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度醒来之时也不知道过去几天了,胡天笨拙的操控着流浪狗的身体从垃圾桶里艰难的爬了出来,还好是晚上,他放过了不知多久水米未进奄奄一息的流浪狗脱身出来,才知道坏事了。
    仇没报成,自己的肉身还死了,只有灵魂因为系统能力没有消散。
    他知道在京城除了紫禁城之外就连巴掌大的一块地方都是有主的,于是就来到了故宫藏匿了起来,这里本身阴气重,白天可以躲在游客去不到的地方,晚上出来游荡时如果碰到巡逻的就躲着点,实在躲不开就展开鬼域给他们送到别的地方去。
    之所以有人说闹鬼就是碰到了他的鬼域,被扭曲了感官之后突然发现自己不在刚才的地方了,就像鬼打墙一样。
    而刚才陈星遇到的就更有意思了,这是一个有事没事就来欺负他的本地鬼魂,刚才陈星和袁璟意一直在故宫里溜达,就被它们盯上了,胡天只是想解释清楚,可是鬼域的力量全被借走了,被那个本地鬼借去吓唬陈星,连让他现行的力量都没给他留,这才没有及时说出实情。
    之前他就想要接触来这里调查的人员的,但是人家本地鬼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新来的可以欺负着玩,每次他一想展开鬼域求救就被借走力量,他一天万界乱斗都没玩过,等级太低想不借都不行,人家是多少年的老鬼了,虽然一直被镇压着,但是拿捏他还是轻松的。
    就这样才一直拖到了袁璟意带着胡天青来,这才迎来了转机。
    “接下来你想怎么样,我让我老舅帮你超度了行吗?”
    “别啊大哥,我哪也不去,我是个活人啊,超度我干什么啊。”胡天感到害怕嚎叫了起来。估计这家伙这段时间过的实在是太惨了,借着袁璟意的身体突然开始号啕大哭。
    “我不管我不管,你们都是好人都是上面派来的,平时就告诉我相信组织相信你们,你就得管我,哇啊啊啊啊......”
    陈星被气乐了,这是被折磨成什么样,挺大个男人撒泼打滚的哭。
    “要不我给你送到庙里去?给你供......”
    “啊?哎呀杀人啦,给我放小牌子里去是吧,不如杀了我吧,哇啊啊啊啊......”
    陈星这话一出胡天哭的更伤心了,紫禁城里其实一直是有禁制的,灵体进来了就别想出去,还要在白天被茫茫多的活人阳气冲刷,还真难为他了。
    陈星所在的监控室其实是在一段城楼上,此时不知是不是胡天青做的手脚,陈星居然听到了流浪狗在外面跑叫打闹的声音,陈星顿时灵机一动。
    “天儿,你愿意跟我走吗?如果愿意的话我还真有办法能帮你。”